社会学家詹姆斯·S科尔曼的详细介绍

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罗尔柴斯德家族发迹很早。通过向欧洲王室和封建政府放债,罗尔柴斯德家族成了欧洲最有财势的家族。他们逐渐形成了伦敦、巴黎、维也纳等几个中心,并于美国独立之初的19世纪早期,潜入美国。1799年11月,科尔曼远在埃及的拿破仑决定回到法国。他一到巴黎,就立即得到大工业家和大银行家的支持,他们提供数千万法郎的资金供拿破仑发动政变夺取政权。谁也不在意,“雾月政变”和第一共和国结束的背后有银行家和大工业家的影子。

1932年冬天的一个深夜,德国国家社会主义工人党(即纳粹党)的头子希特勒和曾任德国总理的反动政客巴本,在银行家施罗德的公寓里密谈组阁问题。希特勒和巴本对政治权力的分割,居然要请施罗德来最终敲定。在我们熟悉的世界历史上,没有谁能够想得到,希特勒的纳粹政权,正是欧洲和美国的大银行家们投下的巨额赌注和风险投资!纳粹党的最初活动经费以及冲锋队的武器装备,正是来自于伦敦城和华尔街的大银行家们的投资。

凯恩斯以其“廉价货币”学说成了银行家们竟相吹捧的经济学家。放弃金本位制,实行廉价货币政策,是银行家们梦寐以求的利润最大化的手段。几千年来,人们所熟悉的金银等贵金属,成为财富和货币的代名词。于是银行家们不惜任何代价,无论如何都想办法促使各国政府放弃金本位制,实行联系汇率。在没有了金支持的美圆不断下跌疲软之际,他们还想出了石油美圆的招数,挑动石油危机,促使美圆坚挺。于是中东战争使银行家们如了愿。

纽约华尔街的大亨们在咖啡听和沙龙中,决定了谁代表,谁代表共和党参加竞选。在林肯总统断然实行政府货币,摆脱银行家们对于政府货币发行的控制的时候,演员蒲斯的枪便响了,于是伟大的林肯总统成了后代纪念的圣人。在加菲尔德当选后,排斥私人控制美国中央银行的企图后,一个神经病跳出来,开枪打死了这个上任不到一年的新总统。里根总统深感放弃金本位制后的美圆,无力支撑布雷顿森林体系崩溃以后的金融市场,于是提议召开恢复美圆金本位制的会议。然而,又一个神经病人跳出来,向他开了枪。子弹偏离心脏仅几毫米,差点要了这个明星总统的命。于是他再也不提什么金本位制了。

科尔曼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