韩国重灾区定点医院16名护士集体辞职!我们欠中国护士一声“谢谢你”……

在出现首例感染患者43天后,韩国境内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确诊病例增至5186例,这也是韩国累计病例数首次突破五千。

要知道,韩国的国土面积,才约等于中国的一个浙江省。作为全球人口密度最高的国家之一,韩国平均每100万人的确诊人数已经超过100人。

用“平均每100万人确诊人数”这个衡量一个国家传染病扩散程度的指标作为参考,韩国的新冠肺炎确诊人数已至全球最高。

就在韩国疫情如此严重的情况下,却传出了“韩国重灾区定点医院16名护士集体辞职”的消息,不得不说,这对于韩国更是“雪上加霜”!

1月20日,韩国出现首例新冠肺炎患者,是一位35岁的中国籍女性,从武汉入境,有接触史。而第29例和第30例患者是一对夫妇,近期不曾出国旅游,也没有和其他确诊患者有接触,感染途径不明,这就埋下了扩散的隐患。

2月6日,这名韩国大妈因为出了交通事故住进了医院,在住院的第三天,她开始出现了发热的症状,当时检测的流感结果是阴性,但因为她的发热症状持续无缓解,奋斗在韩国医生便给她做了影像医学检查。足坛历史十大左后卫

根据她的影像结果,医生推测疑似新冠肺炎,立马建议她去可以进行筛查的医院做进一步诊疗,但这名大妈固执地认为,自己没有去海外旅游,也没有与患病的人的接触,自信地认为自己根本不可能感染新冠病毒,坚持不做其他检查。

随后,她的情况不断恶化,医生只能又一次建议她去做检查,而这一做,她就于18日确诊了。

在她住院期间,一名医护人员被感染。除此之外,在发烧38.8℃的情况下,依然坚持参加“新天地”大邱教会的礼拜活动,一参加还参加了两次:7号跑出去一次,16号跑出去一次。

她参加的两次教会现场是这样的:环境封闭的室内,超过1000人,紧挨在一起;大家摘去口罩祈祷,还一起分享食物。

2天之内,整个教会的1000余人都变成了直接接触者,而这名韩国大妈,也成为了全球疫情中为数不多的超级传播者。

根据韩国网友反映,这个以往就会给教徒们洗脑,让他们不要和家人一起住,而要和新天地教徒们一起住。并且教徒们还会在街上进行传教活动,比如在地铁口、街道边等人流量大的地方,时刻准备拦住别人而后说话。

其中就有成员故意隐瞒自己的接触史去医院就医,导致整个医院102人的精神科,确诊了整整99个病例。

2月23日,韩国宣布正式进入最高防疫级别;3月3日,韩国宣布政府所有机构进入24小时全面戒备状态。

而89岁的“新天地”教会会长李万熙也于前日首次正式露面,跪地道歉:“虽然不是故意的,但是(教内)出现了很多感染者。我们也做出了最大的努力,但是都没能阻止。我请求向国民道歉。真的无颜面对大家。我将向国民们下跪谢罪。”

人口密度极高,感染人数又在不断剧增,在这种情况下,韩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指定专门接收新冠病人的医院——庆尚北道的浦项医疗中心的100名护士中已有16名于上周离职。

随后该事件出现了反转,有媒体称这些护士并非因为疫情而辞职,她们其实早前就因个人原因计划在今年一二月份辞职,但因疫情的突然来临,她们还延迟了辞职时间,甚至有人现在仍奋斗在抗疫一线。

当事医院也解释了,通常3月初医院会招新护士,因此在这一时间段辞职的人很多。这16名护士有12名原计划在今年1月末辞职,4名则原定在2月末辞职。

至于这些护士辞职的理由,有的是因为考上了公务员,有的是因为准备结婚和怀孕,而有的因为个人原因选择了转行

位于大邱重灾区的启明大学东山医学中心表示,上周,一名传染科的医生由于疲劳过度而昏倒,在他恢复知觉后又选择继续照顾病人,并且类似这种的情况会越来越多,他们需要更多的医务人员。

身体承受能力已经接近了“极限”,如果情况再这样下去,还会不会有更多的医务人员选择离职,那可想而知。

庆北政府和浦项市政府请求韩国护士协会支持,后者派出了15名护士援助。 浦项市政府还承诺向该医疗中心派遣16名志愿者。

为了鼓励和支持医务人员,庆尚北道政府还表示,在疫情结束之前,将向医务人员支付额外的工资,医生每天将额外获得55万韩元(3218元人民币),而护士每天将额外获得30万韩元(1755元人民币)。

即便如此,随着疫情不断升级,对医务人员短缺的担忧仍然比比皆是,韩国的处境也是岌岌可危。

与韩国恰恰相反,“下班晚”、“没时间照顾孩子”、“结婚”等,在疫情面前,这些绝不可能是中国护士选择退缩的理由。

除夕当晚,第一架搭载着经验丰富的医务人员的飞机飞抵武汉天河机场,紧接着10万人的医疗救援队签下请战书奔赴湖北,全国26个省市对口驰援。

2月29日下午,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召开新闻发布会上介绍,全国已派出精锐医疗力量4.2万人,其中护士为2.86万人,占医疗队总数的68%。

这些可爱的护士在一线认真苦战,奋力与死神搏斗,为的就是让更多的人在这场战役里活下去!

在我们眼中,她们是无比强大的护士,而在父母眼中,她们只是孩子;在孩子面前,她们只是妈妈。

刚出病区,大家就连蹦带跳地冲了起来,仿佛这才是95后的她们,应该有的样子。

在妈妈告诉孩子要去武汉的时候,孩子画了一副画来鼓励妈妈,题为:武汉,我把妈妈借给你!看哭了多少人!

妈妈去武汉支援,送别的路上3岁的孩子泣不成声,大喊“妈妈,我爱你”感动所有人,妈妈此时的心情可能比孩子更加心痛。

前不久,世卫组织在日内瓦召开发布会,在中国考察行程的考察组外方组长、世卫组织总干事高级顾问艾尔沃德感叹:“若我感染,希望在中国治疗!”

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,西迪贝针对中国的防控举措,也说了这样一句话:“我一生从未见过这样的动员。”

在“小家”与“大家”面前,中国护士毅然决然地选择了后者。逆行而上,绝不是理所应当,我们真的欠她们一声“谢谢你”!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